工业互联网的创造者GE到底败在哪里

2019年12月12日 00:11

打响“工业互联网”第一枪的GE(美国通用电气),曾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工业巨头,如今市值却缩水至巅峰时期的15%,其数字化转型受挫,也是众多工业企业面临发展困境的一个缩影。“沿着旧地图,找不到新大陆”,在当前全球工业互联网格局未定、处于发展战略窗口期的大背景下,GE走过的弯路为我国企业探索工业互联网发展路径、行稳致远提供了重要的警示借鉴价值。

GE的数字化重塑之路

“工业互联网”一词最早由GE提出,GE坚信这就是工业的未来,并率先启动了自身数字化转型。

2012

GE发布《工业互联网:突破智慧与机器的界限》白皮书,广而告之“要建立一个开放、全球化的网络,将人、数据和机器连接起来”,并指出工业互联网的关键价值点在于“持续优化”,而不是立刻、大幅度提高资产和运营效率。

2013

GE扩招研发人员,重金投入工业互联网研发,并于当年推出了第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GE将其比喻为“工业互联网的Android/IOS系统”。该平台完全开源,希望吸引全球用户与独立软件开发商通过Predix来实现定制化的行业应用开发,再通过采集分析海量工业数据,优化生产流程、节约能耗成本。

2014

GE与IBM、思科、英特尔等IT巨头组织成立了工业互联网联盟(IIC),在美国政府提出的“再工业化战略”的加持下,希望通过新的技术、标准、商业模式来“重新定义制造业”。

2015

GE将系统内所有数字化职能部门整合为统一的数字化集团——GE Digital,并高调宣布要在五年内跻身全球十大软件公司行列。

2017

2017年本是美国经济和工业企业高歌猛进的一年,当所有企业都扬帆远航时,GE的帆却破了:Predix始终没有带来预期的财务回报。由于业绩低迷,GE股价惨遭腰斩,次年其股票被移出道琼斯工业指数(DJIA),这是GE122年来的头一回。

2018

2018年底,低谷时期的GE宣布成立一家独立运营的工业互联网公司,这个新公司将拥有自己的品牌、身份、股权结构,其资产就包括GE五年来苦心经营的Predix。

如今,GE的工业互联网业务收缩至服务自身的核心业务为主,在开拓对外市场上声势减弱,策略较之前的激进大胆变得更谨慎务实。

GE折戟工业互联网原因浅析

目前,Predix已从GE最闪亮的招牌变成了沉重的负资产,然而,工业互联网这一概念就像划过黑夜的照明弹,激发起全球工业无限的憧憬。数字化转型无疑将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推手,而工业互联网平台作为连接工业生产现场和开发软件应用的中枢,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全球工业互联网发展仍在“萌芽”阶段,GE在开疆扩土的过程中并不顺利,但并没有出局,更没有放弃。纵观GE五年历史,其主要变化有两点:第一,平台从开放到聚焦自身业务;第二,去除GE色彩,成立独立公司。这两点转变也反映了GE拓展工业互联网业务时面临的困境——单一企业主导的平台很难跨出本行业。

1、从“纵向集成”到“横向集成”行业知识鸿沟难以跨越

对比工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在消费互联网领域,消费者往往有相同的需求,因此互联网公司追求扩展性和规模化;而工业互联网的关键是工业数据的采集和行业知识的数字化,不同生产制造领域的工艺流程完全不同,需要定制化的解决方案,因此工业互联网平台上的应用软件生态不会发展得如消费互联网一样庞大。是以GE在其有积累的领域,行业知识加上软件开发能力,可以开发出符合用户需求的软件产品;而在其不熟悉的领域,则希望通过Predix平台吸引第三方开发者来开发。

正是由于工业企业的核心在于行业知识,普通的第三方不具备开发核心工艺相关软件的能力,只能开发通用功能的软件;而具备行业知识的开发者,因担心知识产权的泄露风险,不愿在第三方平台上开发。对于单一企业搭建的平台,即便在其擅长的领域,出于对核心工艺和数据的敏感性,也难以覆盖到竞争对手。所以,随着工业互联网概念不断深入人心,大公司更倾向于自己开发云平台,或者选用中立方的平台。

2、从“时不我待”到“急于求成”金融风险引发财务困境

GE在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伊始,就指出其优势在于“持续优化”,不可一蹴而就。但当光明前景摆在眼前,飞速发展的信息技术也加速了愿景的膨胀,时任CEO伊梅尔特喊出了一句响亮的口号:“GE昨天还是一家制造业公司,一觉醒来已经成为一家软件和数据公司了。”

恰恰是这种“一觉醒来就改天换地”的想法,导致GE在发展过程中走得太急。不幸的是,工业互联网业务所面对的客户是相对于创新领域比较保守的传统工业企业,他们大多不愿意冒险去尝试可能在短期内看不到明显收益,而又没有经过其他同行成功验证的业务。

GE的困局并非全因数字化转型引起,但数字业务连年亏损对整体营收造成了拖累。作为即将掀起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新兴事物,工业互联网尚且需要时间成长,需要技术沉淀,需要政府引导,需要业界认同,需要资本呵护,而深陷债务危机的GE,无法依靠这个摸着石头过河的业务带来预期的短期或中期市场回报。

如何突破创新的早期壁垒、平衡破旧立新与可持续发展的关系,始终是一大难题,正是GE等业界鼻祖一路起起落落,抢先一步探索着经营管理的规律与边界。